国家卫计委副主任王培安兼任中国计划生育协会党组书记|计生协|王培安

王毅点名批评菲律宾违反南海各方行为宣言

妙文和尚

原标题:名僧以治病为由与女子发生关系致其怀龙凤胎

在北京密云的一家寺院里,有一名叫妙文的和尚,是该寺庙的监院,其自称会“舔功”和“金刚功”,以帮女子伯寒(化名)治疗内疾为名,先后多次与其发生关系,并导致伯寒怀孕。

前街一号记者了解到,秒文和尚已在今年2月份被相关机构除名。

公开资料显示,妙文和尚号莲子,俗名李文科,宁夏人,1964年出生。他擅长书法,是中国海峡两岸书画家协会荣誉主席、人民艺术家协会理事、中国榜书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他曾在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全国书画联展》中作品获得一等奖。

以治病为由发生关系

伯寒告诉前街一号记者,2015年8月18日,她第一次去该寺院,是因当时自己爷爷去世,她请寺内的僧人做法事超度,因此结识了妙文和尚。8月18日至8月22日,她在做法事期间,在寺院住了三天。这三天里,妙文和尚经常主动过来和她聊天,双方互留了微信号、手机号等联系方式。

8月23日,伯寒返回家中后,妙文和尚经常在微信里和她聊天。8月29日,妙文和尚提出,伯寒与自己有缘,愿意让伯寒认自己为“干爸”,认寺内知客师圣慧和尚为“干妈”。8月30日,伯寒再次前往寺内,在妙文和尚的屋内举行了简单的认干亲仪式,并于当晚住在了寺内。

伯寒说,在30日以前和妙文和尚的聊天中,她向妙文和尚表达了自己身体和心理上的麻烦。因为爷爷和小时候教授自己拳法的师父在半年内相继去世,自己的内心非常苦闷、抑郁。另外,自己的内分泌紊乱,例假经常两个月才来一次。这些她都告诉了妙文和尚。

前街一号记者在伯寒与妙文和尚的微信号“书禅妙文”的聊天记录中看到,妙文和尚确实给过伯寒一些“人生指导”,比如劝她踏实努力工作,劝她诚实守信等。

8月31日凌晨1点多,妙文和尚打电话告诉伯寒,他会一种“金刚功”,可以排解伯寒内心的抑郁,让她来自己的房间接受治疗。伯寒轻信了妙文和尚的话,立刻前往。伯寒说,进入房间后,他在妙文和尚的诱导下发生了关系。

伯寒今年30岁,称自己一直单身,也未与人发生过关系,缺乏自我保护意识;在与妙文法师发生关系的时候,并不真正清楚在做什么。整个过程显得稀里糊涂。“接受治疗”结束后,伯寒也没有感到抑郁情绪减轻,还是持续精神恍惚。

发生关系之后,伯寒就返回了自己居住的房间。凌晨3点多,妙文和尚再次给伯寒打电话,称自己还会一种“舔功”可以治疗伯寒的病症。伯寒信以为真,便再次进入了妙文和尚的房间,二人随后再次发生了关系。一位不愿透露法号和姓名的寺内僧人证实,8月31日凌晨,确实看到伯寒进入了妙文和尚的房间。

在妙文和尚与伯寒的微信聊天记录中,伯寒的话也能得到佐证。妙文法师在两人发生争执时说:“没有人强迫你到寺院xx”,“只要你和我确实能过也好”,“我说过无数次,我们没有结果”。

妙文承认伯寒在寺内与僧人发生关系

伯寒为报复找上永兴

伯寒说,与妙文和尚发生关系后,他对自己的态度明显冷淡了许多。自己再去寺里,妙文和尚都劝自己早早离开。2015年“十一”之前的那个星期,妙文和尚索性“闭关”避免与自己见面。

妙文和尚的“冷处理”,让本打算和他“过一生”的伯寒产生了恨意。伯寒说,在这个时间点上,妙文的亲生弟弟,同是寺内僧人的永兴和尚来勾引自己。自己为了报复妙文,在9月24日凌晨0点左右,在永兴和尚的房间与其也发生了关系。

203房间是妙文住处、206房间时永兴住处

伯寒说,11月10日,为了调查妙文、永兴两兄弟的背景,她和永兴和尚在河北廊坊乡下的一座平房内再次发生了关系。该平房为永兴和尚所有。

在妙文和尚与伯寒的微信聊天记录中,亦能证实永兴和尚和伯寒确实发生过关系。妙文和尚在微信中说:“我弟没害你,你们xx我知道了”,“你是真爱我弟弟的话,我们就好好成全”,“你想和我弟过一生我以为是好事”。

妙文证实永兴和尚和伯寒确实发生过关系

经寺庙官方证实,妙文和尚是寺内的监院。公开资料显示,妙文和尚号莲子,俗名李文科,宁夏人,1964年出生。他擅长书法,是中国海峡两岸书画家协会荣誉主席、人民艺术家协会理事、中国榜书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学会会员。他曾在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全国书画联展》中作品获得一等奖。

伯寒说,其弟永兴和尚,俗名李文国,也擅长写书法。公开资料显示,永兴和尚是红旗飘飘书画院密云分院的理事,而密云分院的院长正是妙文和尚。

据伯寒的调查,妙文和尚不仅和自己发生过关系。在寺院外,妙文和尚也有亲生的孩子。有时候,孩子还会住到妙文和尚的房间里,和妙文和尚一起吃素斋。当妙文和尚希望孩子赶紧离开,妙文和尚会选择“闭关”,谢绝一切访客。对于有孩子这一点,妙文和尚本人并不否认。他在微信中说:“我以前有过孩子,很早就离开了,这个我从不瞒。”

妙文承认自己在寺院外有孩子

伯寒怀孕后选择引产

伯寒说,因为自己经常两个月才来一次例假,所以,9月份没来月经时,自己并不在意。等到10月中旬,伯寒还是没有例假反映,她坐不住了,去医院检查,发现自己怀孕了。记者从宣武医院12月21日的B超检测报告上看到,此时伯寒已经怀孕约15周,胎儿头臀径达到9.2厘米,可见胎心搏动。检查没有发现胎儿异常。

伯寒孕检报告

伯寒说,12月21日往前推15周,应该是8月底至9月初这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她只和妙文和尚发生了关系。因此,她认为孩子就是妙文和尚的。

但是妙文和尚却不认为孩子是自己的。这是伯寒与妙文和尚在微信中发生争执的主要矛盾。为了验证,伯寒前后几次约妙文和尚到医院做亲子鉴定。妙文和尚的态度几次反复。伯寒说,几次妙文和尚答应了亲子鉴定,但是在约定的时间又不在医院露面。因此,亲子鉴定一直没有做。

伯寒前后几次约妙文和尚到医院做亲子鉴定

伯寒的母亲和姐姐因为伯寒的遭遇非常担心。按照伯寒的说法,她母亲因为她的荒唐事生病住院,姐姐几乎精神崩溃。在亲友的劝说下,2016年1月份,她将5个月大的孩子引产了。

伯寒说,做引产手术前,自己因为妙文和尚不愿承认孩子是自己的,就精神抑郁.做了引产手术后,自己的身体更加不好,抵抗力很低。另外,自己精神上也受到了巨大的伤害。自己还未嫁人,就有了流产的经历,对自己日后的生活必然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信徒欲给记者“封口费”

3月10日上午,前街一号记者就伯寒的爆料采访了该寺院所在景区的管理方。管理方设置在寺院的办公室“客堂”的负责人曹女士告诉记者,普照寺自辽代以来就存在。目前正在运营的是2009年翻修建成的。对于妙文和尚、永兴和尚是否与伯寒发生了关系,客堂并不清楚。因为客堂的职责只是为僧人提供硬件服务,比如僧人外出安排车辆等。对于僧人的私生活,是由僧团自行管理的,客房并不过问。而普照寺僧团的管理人是住持法闻和尚。

前街一号记者希望风景区管理方能够利用安装在僧人居住区的监控录像,证实一下,伯寒在8月31日凌晨,是否进出过妙文和尚的房间。但是遭到了管理方的拒绝。

前街一号记者随后询问该寺住持法闻和尚。当日,法闻和尚以有其他事物在身为由,没有立即接受记者的采访。记者在寺庙客堂等待时,一名留着八字胡的中年男子,自称是伯寒的哥哥。他向记者表示,经过与家里人的协商,伯寒不愿意再追究与妙文和尚发生关系一事,也不希望记者继续采访。该男子表示,希望记者离开寺院。伯寒就在寺院外自己的车上,记者有不解之处,可以到车上与伯寒当面交流。

当记者拒绝了他的邀请后,该男子又主动提出,可以给记者一份不菲的封口费,希望记者停止采访。再次遭到了记者的拒绝。为避免该男子继续干扰自己的采访行为,暂时离开了寺院。

后经伯寒证实,她根本没有哥哥,来者是妙文和尚的信徒。而当时知道记者在寺院客堂的,只有风景区的工作人员。当天下午,前街一号记者采访到了法闻和尚。法闻和尚表示,自己和妙文和尚不住在一栋楼里,对于他的私生活也并不了解。法闻和尚甚至不清楚妙文和尚是不是拥有度牒、戒牒等官方认证身份的僧人。法闻和尚给出的理由是,妙文和尚先于自己进入寺院,因此自己没有查证妙文和尚的身份。

客堂的工作人员证实,妙文和尚是拥有度牒、戒牒等官方认证身份的僧人。同时,客堂也表示,目前妙文和尚、永兴和尚已经离开了寺院,去向未知。

景区的工作人员告诉前街一号记者,对于妙文和尚一事,北京市佛教协会的工作人员已经来到景区进行了调查。但调查结果,佛教协会并未回应。

调查:僧人宿舍与普通人宿舍相邻

前街一号记者在该寺内探访发现,和普通寺庙不同的是,除了住持房间在客堂旁边。其他僧人的房间和普通人留宿寺院的房间都在一栋二层的复古建筑里。该建筑一层有约18个房间,上下两层之间有三个楼梯通道相通。

记者看到,二层203房间内挂着信众送给妙文和尚的锦旗。伯寒说,203房间就是妙文和尚的住所,206房间是永兴和尚的住所。不同人留宿房间基本没有什么家具,只有联排的地铺或者上下铺的铁床,布置相对简陋。僧人的房间和普通人留宿寺院的房间之间,没有明显的间隔或者围挡,普通人和僧人可以随意出入各自的房间。因此,这也为伯寒能够在深夜顺利进出妙文和尚和永兴和尚的房间创造了条件。

妙文和尚房间内挂着信众送给他的锦旗

景区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寺内僧人宿舍与普通人宿舍相邻只是一个暂时情况。景区内年内就可以开工建设专属于僧人的宿舍,把他们和普通人分开。之所以建立风景区6年之后,僧人的宿舍还未建好,是因为规划中僧人宿舍的位置的拆迁问题直到去年年底才完全解决。因此,僧人宿舍的工期就一直拖到现在。

河北省沧州市佛教协会会长延参法师告诉记者,对于僧人宿舍与普通人宿舍是否一定要划分到不同的片区,佛教上并没有强制的规定,需要安装寺院的实际情况决定。条件差的寺院,僧人宿舍与普通人宿舍相邻的情况也是有的。需要指出的是,即使僧人宿舍与普通人宿舍相邻,也不应该出现异性同处一室过夜的情况。

延参法师还表示,对于破色戒的僧人,需要按照各个寺院自己的规定进行处理。目前比较主流的做法很简单,就是劝破色戒的僧人还俗。前街一号从相关渠道了解到,秒文和尚和永兴和尚,已在今年2月份被相关机构除名。

本文作者/幽灵爵士编辑/小汤圆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尽在凤凰网微信(ID:ifeng-news),欢迎关注。

王毅点名批评菲律宾违反南海各方行为宣言

最新文章
技术更多...
资讯更多...
运营更多...
图集更多...
下载更多...
商城更多...
推荐内容